恋爱后性情变‧男友曾恐吓家人‧辍学少女出走失联

  • 990views
恋爱后性情变‧男友曾恐吓家人‧辍学少女出走失联(柔佛‧新山15日讯)16岁少女结交男友后性情大变,经常三更半夜回家及无心向学,为母者答应让女儿辍学从事美容学徒,然而少女却受损友影响服食摇头丸,如今还离家出走一週毫无音讯,令家人忧心不已。来自单亲家庭的陈静宜,自上週一开始没有回家,家人传简讯和拨打其手机都没有回应,令人担心少女的安危。交损友吃摇头丸陈静宜的母亲陈金英(38岁,童服店东主)指出,女儿原本在士姑来永乐镇国中唸书,去年七八月即初中评估考试前辍学。她说,女儿去年年头结交男友后,就没有心思求学,不时逃学或外出找朋友。“校车司机告诉我,女儿穿校服到校门口便离开,根本没进学校,要我多加留意。”陈金英劝告女儿,女儿反要母亲不要管她,给她自由,并说自己不想再读书,要出去工作。“我答应让她当美容学徒,唯一的要求是不可以三更半夜回家或不回家睡觉。”然而,陈静宜在去年9月份工作后依旧迟归,好几次让家人等至深夜。陈金英曾就此责备女儿,但情况没有改善,反而使得母女关係闹僵。母担心女儿安危陈静宜试过去年六七月间两度离家,收拾衣服到朋友家住了几天,母亲不断联络和传简讯后,她才愿意回家。陈金英说,最近女儿的上司告知,女儿经常迟上班或早退,上司询问她为何无精打采,女儿回应及承认自己服食了摇头丸。陈金英认为事态严重,可是女儿不跟她说话。陈金英的弟弟于是在6月30日当天约静宜的男友出来见面,希望劝说对方不要带坏静宜。陈金英透露,她的弟弟到了约会地点,不见静宜的男友现身,对方只是来电语带恐吓,指她的弟弟“老了”,“不然会砍你”之类的话。为了安全起见,陈金英事后向警方报案,但女儿照样偶尔才回家,也不愿意与母亲谈话。陈金英说,女儿自上週一开始没有回家,手机通了也不接听,简讯也没有回应。“我后来发现,女儿带了衣服、护照和身份证离家出去,迄今没有音讯。”女儿与继父相处融洽陈金英披露,她3年前再婚,女儿与继父相处良好,对方也曾劝告女儿,但女儿行为举止没有改进。她坦承自己对女儿的男友印象不佳,只知道对方花名“大头”,年约20岁,从事玻璃行业工作。陈金英週一与丈夫曾国亮,在民政党柔佛州民青团政府事务及公共服务局主任邱孝利协助下,召开记者会,希望女儿向她报平安,一切都可以商量。陈金英披露,她很担心女儿被人利用,她有意为女儿安排辅导,希望从中改善与女儿的沟通和关係。邱孝利则指出,陈静宜尚是未成年少女,其家人也非常担忧静宜的安全。公众若知晓陈静宜的下落,可联络邱孝利的手机017-7723996。男友:多次叫静宜回家陈静宜的男友“大头”说,他本身也不知道静宜的下落,他多次叫静宜回家,但静宜只是随口答应却不愿现身与他见面。他指出,静宜离家这一週来,他联络过对方4次,静宜有时接、有时却不接电话。“我只知道静宜在朋友家,但不清楚是哪一位朋友。”陈静宜于週日半夜曾联络男友,男友告知家人都在找她,要求静宜快点回家,静宜只说自己会回家,随后挂上电话。“大头”也说,他平日早出晚归,因此与家人见面机会不多,并非如陈静宜母亲所言,指他好几天没回家。大头同时驳斥陈母指他要砍静宜舅舅一事,并要记者不要只是听信陈母片面之词,若与事实不符,他会与报馆对质。大头指出,静宜与母亲都是“硬”脾气,母女俩经常吵架,他曾劝陈母避免用强硬手法对待静宜,可是陈母不接受。“现在搞到静宜也不愿意出来见我。”本报尝试联络陈静宜的手机,手机接通但无人接听。母:工作忙忽略亲子交流陈金英坦承,她为了工作而忽略与女儿的亲子关係,母女俩缺乏沟通交流,女儿因此不了解她的苦心。陈金英在女儿3岁时与前夫离婚,过后独自抚养女儿。为了工作,她前后将女儿交给本身的母亲、保姆和姐妹照顾。“我对女儿过意不去的,在她的童年至成长,我因为工作而造成母女缺乏接触和沟通,彼此没有进一步了解。”陈金英与女儿是在三四年前才住在一起,当时她努力要弥补和改善女儿的关係,希望女儿把书唸好,女儿却不体谅她的苦心。“我开店之前从事倒啤酒工作,主要是这份工作只需做4小时,让我有时间照顾女儿的起居饮食。”为了提供女儿更安稳的生活,陈金英随后决定经营儿童服装店,但母女关係始终不见好转。“女儿的成绩向来不错,唸的是A班,可是自从交了男友后就性情大变。”陈金英基于女儿尚年轻,反对女儿谈恋爱,女儿与她发生争执,最后闹得离家出走。陈金英前两天到女儿男友家查询,发现对方也好几天没回家,家人不晓得其去处。‧2013.07.15